还有什么应该去写的事情?

大概两个星期以前,被朋友问到了一个问题。她问我: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她自己的回复是要立刻到重庆(原话大意是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立刻飞过去”)去吃正宗的重庆火锅,因为在这边吃到的所有火锅都不怎么样。她说,这种回复其实表明她并不对自己当下的生活感到全然满意,因为明天就是世界的终结也会想去「最后疯狂一把」,而如果是真正满意自己的生活的话,回复应该是 “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才是。

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又会去做什么呢?

想过了这几天,也没有想到答案。开始在 PingCAP 实习以来,换了键盘换了手机换了电脑换了耳机,有了微不足道的存款有了不值一提的给父母减轻压力的自由,我在想,我还想要些什么?

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想去做的?有没有什么东西是还没有写够的?技术?这重要吗?做这些仅仅是为了简历上的一行字?卷来卷去,没有目的?(如果你看出了我在引用哪里,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旅游?去见谁呢?上海的风景和深圳的风景有不同吗?成都的风景和广州的风景有差别吗?

这时候就会觉得,如果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如果也没有想见的人,七八十年的人生是不是太长些了?我奇怪,人们是靠什么度过如此如此长久的时光的?(长达六七十年?)翻开《世界的苦难》,世界和它的苦难依旧一如既往?三四十年都在晦暗的街头烧杀抢夺吗?五六十年都在北方的城镇执行判决吗?这些人不会觉得无聊、哪一天像是体验够了所有的事情?如果没有工作,不受制于生存的必然,还有什么是还想去做的?

这时候我就会想起汉娜 · 阿伦特在《人的境况》里说的话,她说,人类是在万物都在永恒地做圆周运动的世界中,唯一划着直线的存在。因为人是有死的,人是有「生」的,今天的 Ray 在写《还有什么应该去写的事情?》,今天的 Ray 的室友在填学校的留校申请表,这是两个不同的人。我们不会觉得两只猴子有什么区别,所以猴子是永恒的,靠着自然繁殖长久地存在下去。

既然自然剥夺了人的「永恒」,人需要另外一些方法获得永恒。人向自身赋予意义的方式就是创造了空前复杂的人造物的世界。「工作」,给打工人赋予自身意义的途径,使打工人能够在有些过于悠长的人生中打发掉时间(原话说的实在是很漂亮,可惜我记不得了),并且提供了「人造物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类中的最优秀者能够留下痕迹,这些痕迹将超越他们个体生命的长度。这种 “劣等” 的「永恒」,我们称之「不朽」。

这种 “劣等的永恒”,它的劣等性在于,剩下的人应该怎么办?那些人类中并非最优秀的人,除了工作的必然,除了可悲的生存的必然,还会想做些什么呢?这些想法是如何支撑住他们少说也有半个世纪的岁月的?

这时候我就会想起很早以前看到的一段无人不晓的话,辛波斯卡在她的诺奖演说词中驳斥了它。这段话来自圣经《传道书》。“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 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 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这时候我就会怀念起五一假期在家里度过的那四天,我想那四天可能会作为十分珍贵的回忆,被我一再地以这样仿佛怅然若失的口吻谈论。那四天每天都一觉睡到下午一两点,醒来就躺在床上听着雨滴落在窗玻璃上咚咚咚咚地响、能听好几个小时,然后慢悠悠地走三公里到喜欢的茶餐厅去吃一天的第一餐,回家之后敲一会鼓,和相隔万里的朋友一起看电影、聊天,熬到很晚,然后睡觉,再醒来,又是一天,没有新事情。没有工作的必然。没有生存的必然。

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打开了本博客使用的访客统计工具 Google Analytics,惊讶地看到「实时」一栏居然有数字。不知道两位朋友读的是什么呢?技术上比我优秀的人有太多,心境上比我平和的人有太多,做人比我会做的人也有太多。

上一篇正经的博文也有四五个月了。这个博客还会有技术文章吗?还有什么应该去写的事情呢?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或者如果明天我就不再存在,还有什么应该去做的事情呢?

还有什么应该去写的事情?

https://ray-eldath.me/life/what-left-behind/

作者

Ray Eldath

发布于

2021-06-22

更新于

2021-06-22

许可协议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npsb;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