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什么应该去写的事情?

大概两个星期以前,被朋友问到了一个问题。她问我: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她自己的回复是要立刻到重庆(原话大意是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立刻飞过去”)去吃正宗的重庆火锅,因为在这边吃到的所有火锅都不怎么样。她说,这种回复其实表明她并不对自己当下的生活感到全然满意,因为明天就是世界的终结也会想去「最后疯狂一把」,而如果是真正满意自己的生活的话,回复应该是 “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才是。

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又会去做什么呢?

阅读更多
有关媒体、社会学、阶级流动、人工智能、还原论、爱情、人类沙文主义和其它一些话题

有关媒体、社会学、阶级流动、人工智能、还原论、爱情、人类沙文主义和其它一些话题

我有一个非常、非常、非常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沉浸在深刻、反复的自言自语中,不断地与现实中并不存在的、永远忍受永远包容的倾听者对话。显然这并不实际——并没有能一直忍受我烦人聒噪的慷慨之士。危险之处在于,我自己会经常陷于这样反复的自我对话当中,导致长久持续的失眠,以及更加危险的,一种单调思想的不断反复叠加最终造成极度不理智的言行。

所以昨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事实上回家以来这经常发生,令我十分绝望——奇怪的是在学校并不会这样),辗转反侧、自我对话直到四点多彻底睡不着觉,于是起来将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记录一二。

这就是这篇文章的由来——事实上我认为理想的形式应该是作为“访谈”,由一位永远忍受永远包容的倾听者记录并编辑,但显然本垃圾并没有这样的社会地位和条件= =。所以,本文是以一种“访谈”,或者说是“随笔”的形式组织并行文的,你应该已经从标题中看出了本文话题的跳跃性——正是如此。

创作本文的动机是作为一种价值观输出。我可能会引用多个领域的各种文献(见文末)以期使读者对我的观念有更好的理解,但我并不了解这些领域中的任何一个,正因如此,我的观点难免片面偏颇;考虑到本文是作为一篇自我陈述而非观点论证组织和行文,关于这一点,还请读者理解。

阅读更多
我与科幻的故事,以及不情愿地2021

我与科幻的故事,以及不情愿地2021

Update 2021.1.10:

本文主要内容是一篇旧文,以及一些有关2021的文字。

最终还是打算把文章贴到博客上来(其实是一直忘了),做了一些修改,补了一些最近的我与科幻的故事
顺便这篇短文的一个选段居然还真在SFW2005的《回声》专栏上刊出来了…… 然而选的是现在看来比较尴尬的一个段落,感觉是真的羞耻(((

以下内容(直至文末的分割线)作于2020年2月份,经少量修订。文末有关2021的内容作于今日。

阅读更多
我的大一啊,sigh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npsb;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