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一啊,sigh

我的大一啊,sigh

那啥,本来是不大喜欢写什么“总结”之类的东西的,一来这些东西本来用处不大,写着也浪费时间;二来按什么“有多少个‘第一次’”诸如此类的分类式总结,咱记性又不怎么好,让我硬去凑这些个分类,也不怎么好玩。

可是啊,最近实在是有点太迷茫了,感觉不回望下过去,未来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有些太累了啊,对计算机和代码、和种种本应坚持的事情的兴趣如果不是已经消退——希望不是——也是锐减了,或许这就是颓废吧。

所以,各位应该已经从字里行间闻出来了——这是一篇自我色彩浓重的文章,尤其是,不可避免地包含了大量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和看法。当然这一年来也少不了技术,但若读者期望要从本文中获得什么知识性的见解之类,恐怕是要落空的了。

这就算是safe harbor了——若对这样色彩的文章不屑一顾的读者,想必对我这样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兴趣的;若是如此,本文自然不是为您而写的啦——毕竟这是个人博客,自我色彩浓重的文章,也没什么不应该的吧?

 头图摄于2019年国庆期间,于广州地铁三号线地狱西。

技术

前两天在群里搜一个大佬发的链接的时候偶然翻到了去年二月份在群里的发言,发现自己那个时候在群里问了一个有关Kotlin声明处变异和类型上界的问题…… 问题是挺基础的,我想我现在应该不会再问这样的东西了。不过,想到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受身边人的影响强行把时间和精力都砸到了并不喜欢、并不感兴趣的方向上,感觉确实是蛮不应该的——细想了想自己学很多东西的时候很难分辨出「感兴趣,喜欢!」和「哇这个好酷好帅好高大上教练我也想学」之间的区别,很多时候做的一些事情、学的一些东西与其说是真正学到了什么,“提升”了自己什么,不如说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在「别人的眼中」很厉害而已——但事实上却完全不是。

一年以来,我已看到真正低调的强者是什么样子。和真正的大佬比起来,我想我确实是只会被秒得体无完肤而已:面对一群拥有你极度渴望的器物和能力,达成了你始终认为高不可攀的成就,经历你自认只能永远观望的体验——这样的感受并不奇怪,我会为此开脱,这样的想法,是平凡的:

图源想必很再清楚不过了吧qwq

但是,这个回答却也是再正确不过了——何必呢

何必呢?可或许这样的一课是避不开的吧。很早以前「友人P」(这么匿名式的称呼感觉好好玩啊 ( ̄▽ ̄)”)在评论一位我们都认识的网友时说(大概是这样),他正在经历认识到自己并不天才并不全能的阶段——我大概也会这么说现在的自己吧。这样的挣扎,对于一些本就十分低调、十分「擅长反思」并对自恋心理和自我中心主义怀有警惕的人们来说想必看起来是既可笑又幼稚,但只可惜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是挺幼稚,也挺可笑的。

果然如预想中那样跑偏了——一年来我学到了什么呢?除了这样的仍「在路上」的认识,我想,或者说,我希望,自己技术上还是有所进步的——至少我,至少应该不会再问“Kotlin中什么和Java的 extends ? 对应?”这样的问题了…… 吧。


步枪熟练II

Kotlin熟练II,开了个DSL的新坑;后端踩坑无数,Exposed,Ktorm;Ktor,http4k。还有gRPC,那会儿官方的Kotlin支持还没出,社区做的kroto+是真的难用…… 不过现在的官方支持倒是没用过也没看过。

格斗专精II

计组专精II,整了整计组,看完了《软硬接口》,正在拿SystemVerilog和Verilator写简单的MIPS CPU,到本文写作时基本完成了18条核心指令的支持、五级流水线和所有的冒险检测、旁路之类,打算再把cp0也给弄弄…(可以康康咱以前写的博客文章,希望还会继续更新……)

老实说并不如之前想的一样那么难。以前总觉得「哇,这个东西那么牛逼,我这辈子肯定都搞不定」就连真正坐下来写的时候也总想「唉,要写流水线了,这难得要死肯定不会弄」、「唉,要做旁路了,这太复杂了肯定整不出来」之类,但是写完了就有种「就这?」的感觉… 如果瞎想是一项运动,我早TM是世界冠军了。

有点兴趣

函数式有点兴趣。看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文章和conf,还发现了一本挺棒的Haskell书书,一千多页看了两百多了… 英文不好看的很慢,可惜也没办法;打算继续看完,期望是人生第一本读完的英文书籍…

霰弹枪专精I

Scala专精I。总算是看完了喵呜呜很早很早很早以前送的Scala书书,被圈粉。写了一些没什么用的试验代码和一点gRPC的测试,不得不说ScalaPB比kroto+好用多了… 还看了看Dotty的强强语法,是真的强强。

重型武器专精II

过度设计专精II。写项目架了一个超大超傻的技术栈,容器化docker-compose,反代traefik,web托管Caddy,后端AdoptOpenJDK,OAuth认证中间件Hydra,业务数据库MySQL,时序数据库Graphite,可视化Grafana,容器管理Portainer,资源监测Netdata…… 感觉自己简直脑抽,希望还是学到了什么东西吧……


总的来说就这些。还看了看Vim之类,不过用的很少,也不怎么熟… IDEA倒是用得熟练多了,新记了不少快捷键;现在对敲键盘时还要不时碰一碰鼠标这样的打扰要敏感多了。

按我这个后见之明偏误由来已久功利主义上脑的废物的习惯,自然要问的问题就是——这些时间中,有多少花得值呢?写不写一个五级流水线CPU、知不知道什么是TLB、能不能用MIPS写递归求阶乘、了不了解操作系统如何管理内存——这些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未来的——尽管,我无比希望能是「现在的」——实习和工作?一个所谓科班出身,学习过这方面内容的程序员,和一个对此毫无了解的程序员,在应对千变万化、纷繁复杂的实际业务需求时,到底会有怎样的差别?

我不知道。程序员社区里总有人讨论这些,也总有人说,这些会渗透进思维中,或者足够高要求的业务总会逼迫用上这些东西云云。但是真的如此吗?

现在做的东西到底有意义吗?我走的路是正确的吗?

我未来到底要做什么?我到底喜欢什么?我到底喜欢计算机、喜欢技术吗?

唉,我也不知道。很喜欢写Web后端吗?很喜欢Vue.js糊前端吗?很喜欢做存储、基础设施吗?很喜欢大数据吗?很喜欢FPGA吗?很喜欢化学实验吗?很喜欢计算机吗??

如果不是,如果对任何已知的方向说到底都没有多少兴趣,那该怎么办?

去年,或者即便是今年早些时候,我都还有想着几项不多、但对我来说相当昂贵的梦想,想着大学有闲的时候能有钱自然是再好不过;现在看来,大概只是空想而已吧…… sigh.

生活

最轻松、最好讲的部分当然要放在最后面啦——不过,看到这儿还不觉得是在浪费时间的读者,应该也没有几位了吧?

高中毕业之后的假期和网友面包包、🍋、信酱酱去上海组队打了一次hackathon(需要理解,那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之后和前两位在上海玩了两天。

人生第一次自己在外边旅游,真的挺舒服的。很自由。(当然得有钱… 如果这钱是自己挣的就能是百分百的无忧无虑了,可惜于我而言这估计还是令人难受地遥远…)

上海,在从旅馆到外滩的路上。凌晨三点。

后来国庆的时候和(几乎是唯一几位比较熟的)朋友们去了广州,也即本文头图的由来。总感觉一个城市有没有河、靠不靠海是很大的区别,希望以后自己也能在一座有河或者靠海的城市工作、生活。

今年一月份一个人去了趟深圳。老实说一个人自由多了,到处跑,两天去了好多地方。面基了腾讯大佬t桑,羡慕了一圈老干妈总部内部实用简单的精致;只可惜那时候还不认识e哥,第二天去深圳湾天气也不大好。

去的绝大部分美术馆、博物馆都是免费的,不仅免费还送纪念品,有钱的城市就是任性。市民中心底下就是深圳市政府,一整片玻璃幕墙,身体力行地告诉你什么是有钱的现代化城市。市民中心那片的公建是真的有艺术感,太富了。当时想着要在深圳工作生活,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旅游就是拍拍拍,自那以后就很想拥有一台富士XT-30,或者什么相机之类,不知何时才能摸到自己的截幅微单呢。

日光之下

没了,这篇文章就到这。希望下一篇能回归有些用的技术主题文章吧。

不过最希望的还是,时间能为我解答这些让我完全睡不着觉、每天要翻腾两三个小时,代码也没法写、只能每天躺平浪费时间的恼人问题啊……

不过最最希望的还是,能当下送我一个大厂的实习就好了啊。(大哭哭)

十点了,又浪费了一天。

版权声明 Copyleft Notification

文章作者 Author:Ray Eldath ([email protected])

本文基于 CC-BY-NC 4.0 协议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原文地址。 This article is licensed with CC-BY-NC 4.0, all reproductions must properly cite.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npsb;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