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划:一本有关程序的词典——《编程语言词典》

企划:一本有关程序的词典——《编程语言词典》

在传统意义上,词典是包容、严肃、客观、权威的代名词。

我们希望取得一个折衷:鉴于编者们有限的——事实如此——名声和学识,我们无法做到全部。于是,这本我个人(自私和专断地)认为对产业界将有一定益处的词典,我期望它在行文、体例、风格上做到前两者就十分足够了:我希望我们最终达到的是在包容各种主题同时保持必要的严肃,但又鼓励与工业实践结合紧密的个人看法。

所以,这是一本有关编程语言的词典。它的上一个标题是:《当我们谈论语言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编程语言理论(PLT)术语和译名考释》。但我最终决定撤回了这个标题,并采用了现在的这个版本:《当我们谈论程序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编程语言词典》。

阅读更多
从 SML 到 Scala:简单考察 typeclass 范式的演变和各种实现,以及🎉🎉🎉

从 SML 到 Scala:简单考察 typeclass 范式的演变和各种实现,以及🎉🎉🎉

本文是一篇「小作品」

这次要是还写巨长我就吃了渚薰((((大雾)

Typeclass 范式是对于 表达式问题 Expression Problem 的一个重要的解。在我了解的编程语言范式中,个人认为,typeclass 范式是较为优雅的一个。本文将简要考察这一范式本身,以及更加重要的:它在各种编程语言中到底如何落地。具体而言,本文将在各种落地语言中构造同一个示例:一个类似 Ruby 中的 Comparable mixin,或者 Java 中的 Comparable 接口,并且演示这些结构如何对既有的类型同样具备可扩展性。

阅读本文需要一定的代码基础,尤其是对 typeclass 范式的认识和相关的编码经验。本文并不会对文中的举例作详尽解释。

阅读更多
简单聊聊编程语言的哲学,以及关于 Rust 的一些想法 (1)

简单聊聊编程语言的哲学,以及关于 Rust 的一些想法 (1)

本文是一篇「小作品」。

草,写着写着发现越写越长,一点也不「小」嘛。

感觉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如果每次动笔都是起码五千字——意味着好几天的全天候无休码字、占用了所有的空闲时间、导致长久的眼睛酸疼的话,很快就要丧失更新博文的动力了…… 😥😥😥

我应该真的尝试一下「小」作品的体例才是。

我的长期TODO列表里已经躺着五六篇以“博文”开头的条目——原本想着寒假一周一篇很快就能写完,然而到现在也没动笔。爆肝填坑了一个星期,今天实在有点累,不大想打开 RustLion,于是把这篇坑了很久的文章写一写。

在这几篇坑了这么久的文章中其实有一篇已经写了前半部分了,然而咕了太久后半部分要写什么都有点不大记得,于是只能前功尽弃…… 😥😥

本文的主要内容是从我个人的经验出发,简单聊聊对于 Rust 的一些想法和体会。我会尽量避开诸如 “文档质量良好”、“很有特点” 这类宽泛的概括,而尽量将自己在使用 Rust 编程的过程中感受到的一些特别之处、尤其是和此前经历的不同之处拿来说说。我期望如此行文能使得本文对无论是 Rust 初学者、还是仍在观望的开发者甚至是 Rust 老手们都能带来一定启发。

阅读更多
有关媒体、社会学、阶级流动、人工智能、还原论、爱情、人类沙文主义和其它一些话题

有关媒体、社会学、阶级流动、人工智能、还原论、爱情、人类沙文主义和其它一些话题

我有一个非常、非常、非常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沉浸在深刻、反复的自言自语中,不断地与现实中并不存在的、永远忍受永远包容的倾听者对话。显然这并不实际——并没有能一直忍受我烦人聒噪的慷慨之士。危险之处在于,我自己会经常陷于这样反复的自我对话当中,导致长久持续的失眠,以及更加危险的,一种单调思想的不断反复叠加最终造成极度不理智的言行。

所以昨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事实上回家以来这经常发生,令我十分绝望——奇怪的是在学校并不会这样),辗转反侧、自我对话直到四点多彻底睡不着觉,于是起来将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记录一二。

这就是这篇文章的由来——事实上我认为理想的形式应该是作为“访谈”,由一位永远忍受永远包容的倾听者记录并编辑,但显然本垃圾并没有这样的社会地位和条件= =。所以,本文是以一种“访谈”,或者说是“随笔”的形式组织并行文的,你应该已经从标题中看出了本文话题的跳跃性——正是如此。

创作本文的动机是作为一种价值观输出。我可能会引用多个领域的各种文献(见文末)以期使读者对我的观念有更好的理解,但我并不了解这些领域中的任何一个,正因如此,我的观点难免片面偏颇;考虑到本文是作为一篇自我陈述而非观点论证组织和行文,关于这一点,还请读者理解。

阅读更多
我与科幻的故事,以及不情愿地2021

我与科幻的故事,以及不情愿地2021

Update 2021.1.10:

本文主要内容是一篇旧文,以及一些有关2021的文字。

最终还是打算把文章贴到博客上来(其实是一直忘了),做了一些修改,补了一些最近的我与科幻的故事
顺便这篇短文的一个选段居然还真在SFW2005的《回声》专栏上刊出来了…… 然而选的是现在看来比较尴尬的一个段落,感觉是真的羞耻(((

以下内容(直至文末的分割线)作于2020年2月份,经少量修订。文末有关2021的内容作于今日。

阅读更多
[选译] Nature 论文:关于动物同性性行为演化的另一种假说

[选译] Nature 论文:关于动物同性性行为演化的另一种假说

译者按:这篇论文最早是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在每周新闻中推送给我的,是刊发于2019年11月号《自然:生态学与演化》(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上的「观点(Perspective)」文章。我前天一个晚上看完了,看完总有种大脑升级的感觉,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花了三天,选译了几个比较有意思、比较重要或者单纯比较令人震惊的段落,放上来,各位当个“奇文共赏”就好。

论文原文:Monk, J.D., Giglio, E., Kamath, A. et al. An alternative hypothesis for the evolution of same-sex sexual behaviour in animals. Nat Ecol Evol 3, 1622–1631 (2019). https://doi.org/10.1038/s41559-019-1019-7

译者对原文内容、价值观不负责任,仅对翻译本身负责。

以下是选译的段落。译文中省去了所有的引用注记,并以 [粗体方括号] 标明跳过不译的段落。译文中粗体斜体均为译者所加。

阅读更多
[译] 病毒学家内森·拉尔夫:我无比期待“最后一场瘟疫”

[译] 病毒学家内森·拉尔夫:我无比期待“最后一场瘟疫”

本文是一篇旧文。最早是作为知乎的独立文章发出去的——果然没什么人感兴趣,这么久以来,现在咱也算是半退乎了。最近刚好又在选译、纯手译一篇巨震惊的文章(各位敬请期待),于是想着把以前这篇稍微改改放上来算了,估计反正也不会有人看的。

好吧,就这样。以下是旧文章内容。


本篇文章是刊登在非盈利机构 edge.org 上的英文访谈辑要的翻译。原文地址:WAITING FOR “THE FINAL PLAGUE” - edge.org。翻译经 Edge.org 编辑 Russell Weinberger 授权。

阅读更多
作为现代音乐支柱的爵士鼓(架子鼓)(1):总论

作为现代音乐支柱的爵士鼓(架子鼓)(1):总论

系列文章(咕咕咕咕咕)的第一篇。内容不少,文章较长,还请各位耐心读完;可能有各种事实性错误,也请各位在评论区指出,本垃圾会第一时间订正。相信无论是初学者还是已有一定经验的鼓手,都能从本文中学到一些东西——至少是笔者希望如此😜。
阅读更多
我的大一啊,sigh
First Step Towards FPGA (1): SystemVerilog Quick Take & Pros and Cons

First Step Towards FPGA (1): SystemVerilog Quick Take & Pros and Cons

Every time programmable hardware programming is mentioned, Verilog or SystemVerilog comes to our mind — such fact, IMHO, is ironically contrasts with another interesting, if not consensus, but at least first impression of those hardware newbies just like me, that the fundamental software and development toolkit in hardware programming field is far from diverse, mature and easy-to-use. Comparing to software engineering, there are not too much languages, tools or methodology to let you pick and choose, even among the limited available choices, most of them are either lack some important features, or just too expensive to investigate. Undoubtedly my first step towards FPGA, looking around and pick a combination of language, simulator and testing method, is a brief journey, but it also involved too many investigation as well as unexpected disappointment, which makes this journey more difficult, and more tiring. This article is intended to outline some of my conclusion, which is what I’m using now, and what I have used but quited.

阅读更多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npsb;Update my browser now

×